53.第 53 章_[综]信长独奏曲
笔趣阁 > [综]信长独奏曲 > 53.第 53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53.第 53 章

  飘天文学

  订阅不够看不到正文哦历史硬伤的三郎听得头疼:“总之我们去救那个四郎就行了对吧?”

  “是这样没错,但……”

  “好了,大概是哪个方向,我们出发吧,跟第一部队那边也报一下地址。”

  “……哪有这么快!”

  本来益田家的家主和夫人还想请他们到家里坐坐,但三郎觉得没必要,救人当然是要赶时间啊,于是直接问了一些情报。

  担心自己儿子的夫妇当然不会继续挽留,他们把自己知道的情报全部告诉了他们。

  三郎问:“狐之助,有附近的地图吗?”

  “有的!”既然已经暴露他们不是普通人,狐之助也就毫不掩饰地把地图投影到地面上,“审神者大人知道老鹰使者在哪里吗?”

  三郎盯着地图发了几秒的呆。在战国时期过久了,他已经很久没见到这么精细的地图了。好在他很快适应了新地图,手悬在空中比划了几下:“……这附近的话……去海边看看吧。”

  长谷部和歌仙凑上来也看了看,根据村民的情报,老鹰使者离开的方向跟海边的确差不多,本来心中还有点疑问,但想到这是织田信长就没有任何异议了。

  “那就出发吧!”

  跟村民借马,村民也没傻呵呵地问你们不是上天使者吗怎么连马都没有,二话不说就借给了他们,于是一行人就骑着马一路飞奔到了海边。

  “嗯——果然是船啊。”三郎一手遮阳,努力抬头看停靠在岸边的船。

  还好这船没开走,不然他还真不确定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歌仙兼定和长谷部都松了口气。虽然方向没错,但这一路上有太多地方可以住人了,织田信长到底是怎么确定人家就在海边的?听起来还一开始就知道会有船?

  其实很简单。考虑到那群奉命抓捕切支丹的人们毫无顾忌,而村民们也没有任何抵抗之力,他们根本没必要委屈自己扎营在这穷乡僻壤,不屑也不放心当地人提供的住宿,而这里又临海,那么有条大船提供后援的可能性就很高了。而且……远远就看到这边有老鹰在盘旋啊,是因为养了老鹰当宠物,所以才被叫老鹰使者吧……

  刀剑们只是并不习惯思考这种事,要是他们也在战国当大名呆上几十年并且还能活下来地盘没被吞,判断力差不多就锻炼出来了。

  即使三郎思维比较清奇,但他毕竟是货真价实地作为织田信长在战国时期做了那么多大事,真要傻白甜早死了。正是他与人交流时而疯言疯语时而正中红心的表现,才造就了他人心目中高深莫测的形象。

  根本猜不透他什么时候是真的疯话什么时候是真的有深意,差点被三郎仿佛充满各种暗示的话语逼疯的丰臣秀吉对此非常有发言权。

  “如果秀吉你取得了天下的话,那就是以我的死亡为前提呢。”

  这样说着的织田信长,也依然是那副仿佛事不关己一般平淡的表情。

  既然都说得出这种话了!为什么还要对我委以重任啊!明明都已经怀疑我与毛利勾结了不是吗?明明已经几乎确信是我杀死了竹中半兵卫了吧?!

  是试探吗?是威胁吗?还是——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呢?

  不要用那种好像已经看穿一切的眼神看我……究竟怎样你才会动摇啊!

  织田信长那看起来毫无敌意却莫名宛如实质般有压力的目光,是野心勃勃且善于隐藏的丰臣秀吉生前唯一的心理阴影。

  “这个男人到底怎么想的”简直是那个时代所有与织田信长见面的人的共同心理活动。

  ……所以也不差这几把刀了。

  由于狐之助给第一部队也发了去海边的指示,而两拨人掉落的地点相差也不是太远,没多久药研他们就与三郎汇合了。

  “大将!”药研紧张地扫视着三郎,确定他没有受伤。

  三郎摆摆手:“人齐了?有办法探测一下上面有多少人吗?顺便看看那些被抓的切支丹在不在。”

  药研和今剑自告奋勇地出发了。

  狐之助还在纠结:“为什么还是没探测到时空溯行军的气息……真的是在这里吗?”

  “嗯……时空溯行军在不在我不清楚啦,不过你说的那个天草四郎没死的话应该就在吧。”

  “……不要说这种话啊审神者大人!天草四郎时贞若是死了会出大乱子的!现在既然警报没有升级,那肯定还活着!”

  没一会儿药研和今剑就回来了:“报告大将,的确发现了一些存活的切支丹,那只老鹰貌似是船只首领的宠物,有个被单独关押的年轻人应该就是天草四郎时贞了。有人在外清剿,留守的人不多。”

  “辛苦了。”三郎问剩下的刀剑们,“你们也能偷偷上去吗?”

  打刀和太刀们沉默。

  “看来是不行了。”三郎遗憾地叹了口气,“既然留守的人不多,那直接闯进去吧,尽量别杀人,重伤就行,免得杀了什么不该杀的……”

  狐之助想阻止:“可这样做还是很危险啊,若是超过了时空自动修正的范围——”

  “我觉得现在救人比较重要。”三郎打断了它。

  得到了命令,付丧神们开始行动了。

  这群刀剑们才不知道什么叫手下留情呢,说重伤就真的只留一口气,一眼看去跟死了没啥两样。根本不敢相信居然有人敢反抗将军的命令的士兵们都被杀神们吓傻了,发现不反抗就不会被攻击后不少人都扔下了武器。

  药研领着三郎、长谷部和歌仙往关押天草四郎的地方走,解决了不少挡路人后,这些人的首领终于出现了,而他一出现,狐之助就突然尖叫:“他不属于这个时代!”

  “你不是说没有时空溯行军的气息吗?”

  “他的确不是时空溯行军……”狐之助回忆了一下自己受到的培训,“难道只是单纯的穿越者?”

  三郎开口说:“那这个就留着询问情况吧。”

  托他这句话的福,这个抓了天草四郎的罪魁祸首才只是被绑起来而没有被砍个半死。

  三郎进入了这个穿越者走出来的那个房间,药研在他身边提醒:“这里就是关押天草四郎时贞的地方,是单独关押,条件还不错。”

  至于为什么给一个俘虏不错的条件——看到榻榻米上那个双手被绑在身后,衣服还被扒得差不多的少年,包括三郎在内,所有人都懂了。

  “哇。”三郎发出了感慨的声音,“希望我们没来晚。”

  “不用担心,你们来的很及时,谢谢。”那个少年冷静地说,声音听起来还有点笑意。

  这种时候还笑得出来……

  药研心情复杂地一刀划开了绑住少年的草绳。

  少年整理好衣服后活动着手腕站了起来。他有着一头长发,扎起后露出了长相俊美的面容,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心理阴影,只是担心地问:“被抓的其他人呢?”

  “有别人去救了,放心吧。”三郎说,“首领就在外面,你想揍他的话可以随便揍。”

  少年摇摇头:“没关系,我原谅他。”

  “哇……你这家伙是圣人吗?这都能原谅?”三郎惊奇地说。

  “怎么会,我只是个普通人罢了。”少年苦笑,“毕竟还没来得及真做什么,而且我虽然原谅了他,但不能代表他杀的那些人……等他清醒过来后,大概他也没办法原谅自己吧。”

  “是吗……”三郎对此倒不怎么在意,“对了,姑且确认一下,你是天草四郎吗?”

  少年笑着点点头。

  “在下天草四郎时贞,非常感谢诸位的搭救,此恩铭记于心,永世不忘。”

  ——————

  没见过天草想看的可以去我微博,转发最新一条就是Fate/A里天草的洗礼咏唱视频,声音超苏。

  “说起来,你还要去看你的土方先生吗?”

  和泉守兼定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不阻止我吗?”

  “……?为什么要阻止?”三郎也很奇怪地看着他,“你是觉得我不应该让你见前主人?可我本丸里有刀经常能见到前主,偏偏针对你不太好吧。”

  以为对方会说“反正我不介意,你愿意见就见”的和泉守兼定:“……???”

  什么叫经常能见到前主……为什么感觉这个人说话有点难理解?

  不等和泉守兼定问出来,三郎就已经打算结账了:“我还要继续逛,给你留下点小判你自己去玩?”

  “不必了……我和你一起走。我要保护你嘛。”

  瞬间被带歪话题的和泉守兼定想到审神者目前只能依靠自己,表情有点得意洋洋。和之前的放弃治疗相比,他现在看起来有精神多了。

  三郎无所谓地说:“那就一起走吧。正好你熟悉这里,附近有什么可以逛的地方吗?”

  其实并不怎么熟的和泉守兼定自信地说:“哼哼,交给我吧!”

  冬天的晚上暗得早,两个人一起吃喝玩乐很容易让人忘记时间,等他们反应过来,就已经是不得不需要考虑住宿地点的时候了。

  他们从居酒屋走出来,面面相觑。

  “那……我记得这边有几家,虽然不清楚有没有住满人……往这边走?”和泉守兼定试探性地问。

  三郎沉着冷静地说:“放心,实在不行我们就去住岛原了。”

  和泉守兼定身为土方岁三的刀,对睡花街这种事适应良好,甚至眼神还有点惊喜:“也是个办法!说起来我还没问呢,你昨晚睡的哪里?”

  “岛原啊。”

  “……那我们今天也去岛原吧。”和泉守兼定忍不住说。

  三郎抬眼看了看他:“你的土方先生在那?”

  和泉守兼定不好意思地说:“嘿嘿,被你猜到了……其实我也不太确定,不过新撰组的大家经常去,我在想说不定能遇到什么的……”

  “我觉得几率比较小。”三郎说,“昨天我在那见到了个叫冲田的,京都最近大概不是很安稳,你们新撰组还不至于在这种时候还散漫到连续好几天都去岛原玩乐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ique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ique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