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第 50 章_[综]信长独奏曲
笔趣阁 > [综]信长独奏曲 > 50.第 50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50.第 50 章

  飘天文学

  订阅不够看不到正文哦“开会是有事情要讲,不过在那之前大家先来欢迎一下新来的人吧,啪啪啪。”

  这样说着的审神者,旁若无人地开始在上段间一边给自己配音一边鼓起了掌。列坐于两侧的刀剑们懵了一瞬,很快反应过来地跟着拍起手来。

  新来的刀剑前来觐见了。其中个子高的那位穿着一身现代军礼服的样式,多了披肩和绶带看着莫名就比其他人华丽一个档次。矮个子的则是一身制服,比前者要简洁得多。

  “我是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所作的唯一太刀。今后请主殿多多指教。”

  “……我是堀川国广。请多指教。”

  三郎坐在上面,看着新刀,眨了眨眼:“听起来像草莓啊,真是可爱的名字。”

  瞬间明白新主人理解到了什么地方去,一期一振苦笑着解释:“非常抱歉,其实应该是写作一期一会的一期。”

  “嗯……这名字倒是很好记啊,穿得也很华丽,让人印象深刻呢。”

  一期一振下意识回答:“华丽的风格因为是受到了前主的影响吧。”

  由于大半个本丸的刀剑仿佛都能跟自己扯上关系,加上近期对自己“死后”的时代比较在意,三郎好奇地问:“你前主是谁?也许我认识呢。”

  一期一振并没有奇怪三郎口中的“认识”,只以为是历史课听说过的那种程度,因此态度平和地说:“是丰臣秀吉。”

  一片沉默。

  突兀的安静持续了好几秒,气氛诡异到一期一振已经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刚来就触了新主人的雷点,心中开始忐忑不安。

  在药研都有点开始担心了的时候,三郎从回忆中抽回了思绪,张口就质疑:“是……我认识的秀吉君吗?我记得猴子不穿这样啊?华丽过头了吧。”

  围观的付丧神们:你活着的时候他也不敢这么穿啊!!!

  茫然的一期一振:“……???主殿认识我的前主吗?”

  猴子这个称呼……应该就是指他的前主丰臣秀吉了吧?听说因为长得像猴子,所以得了这个外号……但这不是重点,为什么现在的主人好像一副知道他前主平时穿什么的态度啊?!

  身为近侍的药研藤四郎知道现在轮到自己出场了。他咳嗽了一声,将一期一振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一期哥……审神者是信长大人。”

  一期一振:“……………………………………”

  在这种场合下,加上刚才奇怪的话语,无论怎么想能被称之为信长大人的,应该就只有那位织田信长了。就算失忆过,一期一振也不可能不知道织田信长是何许人物,毕竟关于织田信长的传言实在太多,而且无论哪一条都彰显着一件事:织田信长脾气不好。

  审神者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然后他在这里大谈自己前主得到天下后风格变得奢华……呃……

  药研的眼神有点飘忽。他现在觉得让狐之助去锻刀室接引新刀是错误决策,如果是他的话,至少路上能给亲哥一点提示……但总要有人给大将收拾一下会议室啊!若是在战国这些事吩咐下去就好,现在本丸不是缺人手嘛……等以后人多了,大将身边也该多预备些人了。

  三郎其实自己倒是不怎么在意没人伺候,他又不是断胳膊断腿的,能自己干的非要别人帮忙。但架不住药研心疼他家大将妻子基友全都不在,现在要啥没啥,因此下定决心要回头拉起个侍从团。

  一期一振惴惴不安,三郎却完全没当回事。反正他早就觉得羽柴秀吉就是这个“丰臣秀吉”了,对方私底下的小心思他也很明白,所以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不觉得意外。

  于是三郎面不改色地问:“既然是秀吉君的刀,我死了之后的事你知道多少?关于小光的。”

  一期一振迷茫:“……小光?”

  药研只好继续小声提示:“明智光秀。”

  “这……十分抱歉,其实我知道的不比其他人多,因为被重新锻冶过,所以在那之前的记忆我都记不清了……”

  原本寄了极大希望在一期一振身上的药研藤四郎:“……………………”

  亲哥居然也不靠谱啊!!!

  三日月宗近大约是本丸目前除了药研藤四郎以外,对待三郎态度最为放松的一个人了。他哈哈哈地笑了出声:“主上,您想知道后世的什么,为什么不问问在座的大家呢?”

  “对哦,你在足利将军之后应该也有新主人……姑且问一下在场的所有人吧,有人知道南光坊天海的真实身份吗?他长的什么样,你们有见过他真实面貌的吗?”

  众刀剑大眼瞪小眼,没人回答。

  三郎对这个结果也不意外:“嗯……我就猜到会是这样啦……果然还是跟家康君更亲密的刀知道的应该比较多吧……”

  这么多刀剑都没见过那个南光坊天海的长相,三郎总感觉他是小光的可能性上升了,因为那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如果有人看到的话不可能毫无反应才对,没人见到才是正常的。

  药研在一旁表示记住了,会多留意德川家康的刀剑。

  三郎问清楚堀川国广活跃的年代后,就没什么聊天的兴致了,让他们两个新刀找地方坐下,开始了自己这次会议的主题。

  “我以前就很讨厌长篇大论,所以多余的话我也懒得讲了。简单来说呢,就是原本的计划要变动了,以后的行动恐怕也没之前药研交代的那么悠闲了,大家做好迎接高难度任务的准备。”

  “没什么好隐瞒的,拜托大家为我努力一下啦,总之,我们的目标是……”

  “——本能寺!”

  符纸的作用是模糊面容,让人见过就忘,并不影响对年龄的判断。

  但问题就出在这个织田信长看起来太过年轻的问题上……那振不动行光一开始应该也不确定,只是他喊“压切”时的言行才让他辨认出的吧。毕竟脸什么的可以变,可语气气质什么的就没那么容易巧合了。

  好歹不动行光也是自称连送给宠爱的小姓森兰丸都纠结很久的“信长公最喜爱的刀”,当然再了解信长不过了。

  少女又是激动又是怀疑:“信长大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不是本能寺之变后就……”

  鹤丸国永笑吟吟地看着少女:“你喜欢信长公?”

  少女一脸迷妹地狂点头:“我最喜欢信长大人了!他的人生太戏剧性,我对这种人设没有抵抗力!”

  “……真伤心,我还以为你最喜欢的是我。”鹤丸国永假哭,“唉,我的心都要碎了。”

  对此早有抵抗力的少女无视了鹤丸国永,埋头对着手机狂打字。

  被无视的鹤丸国永好奇地问:“你在干什么?”

  “居然见到了织田信长!我要上论坛发帖!”

  鹤丸国永:“……”

  心满意足地发完贴,少女盯着那边的织田信长想过去问问能不能合个影啥的,但看了看自家的长谷部,她长叹一口气,还是坐了回来。

  “长谷部……你不想去见见信长大人吗?”她犹豫着问。

  “我……现在的主人是您。”长谷部哑着嗓子干涩地回答,“那个人,已经和我没关系——”

  这边的长谷部话还没说完,那边明明不大的声音却清晰地传入了他的耳朵:“欸?不动行光?居然是不动行光啊!还能见到你真好,我一直担心被留着本能寺的你们……”

  “信长公……!呜呜呜呜……我也没想到还能见到您……”

  “唉,看到你我就更想念兰丸和归蝶还有小光了……”

  不动行光:“……”

  关注着这边的审神者们眼神都有点怪异。

  兰丸是信长的小姓森兰丸……归蝶应该是信长的妻子浓姬吧?那剩下的那个小光难道是……

  注意到自家审神者微妙的神色,大部分时间在仓库里,没怎么见过织田信长与家臣相处的鹤丸国永悄悄地替她问:“长谷部,信长公说的小光是明智光秀吗?”

  已经缓过来了的长谷部轻声回答:“是的。信长……那个男人很信任明智光秀。本能寺之变的时候我不在场,所以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人心多变,那个男人被心腹背叛的话,我并不觉得奇怪。只是看起来他似乎不清楚本能寺之变的□□……”

  这时,三郎看到一个人动作僵硬地朝他走过来,不动行光也尴尬地擦干眼泪,忐忑地说:“信长公,这是我现在的主人。”

  不动行光没打算跟着三郎跑。他还挺喜欢现在这个主人的,现主对他很好,他没有任何除了怀念信长公以外的理由抛弃他。如果信长公知道他这么不争气地走不出过去,说不定会被信长公评价为软弱吧,而且即使依然爱着信长公,他也没办法跟他一起离开了,他不想连累信长公的名声,被说原来信长的刀完全不值得信任什么的……所以,这样就很好了,还能见到信长公,他就已经很满足了……

  被点名的不动行光的审神者冲三郎鞠躬。

  理论上讲,自己的刀对着前主这么真情实感,他哪怕不生气心里也应该有点别扭才对,但一方面他本丸里对前主念念不忘的刀太多了,他早就麻木了,另一方面……这可是信长公啊!那个织田信长啊!他何德何能跟织田信长相提并论!人家对前主还有感情不是很正常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ique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ique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