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第 44 章_[综]信长独奏曲
笔趣阁 > [综]信长独奏曲 > 44.第 44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44.第 44 章

  飘天文学

  订阅不够看不到正文哦

  三郎扔下这个炸|弹后,完全无视了下面人懵逼的表情,自顾自地开始继续讲。

  “现在人手不足,战斗力也不足,原本觉得没必要远征的,以后也要安排一下了,不然以后若是重伤需要手入还有锻刀的资源就不够了……说起来关于手入这个,我其实不太理解啊,你们都有人形了,不能自己手入吗?”

  刀子精们:“………………………………”

  药研藤四郎忍着嘴角抽搐:“大将,这里的手入不是您理解的手入……若是受了伤,我们需要您的灵力才能更快地愈合,普通的手入是做不到这一点的,那只是保养而已。”

  “是吗?你们都没受伤过,这些我还不太清楚……”

  毕竟他们之前出阵只砍了普通人,对付丧神来说简直小菜一碟,这要是还能受伤岂不是很丢脸,没想到却因此导致审神者直接错过了手入教学的流程,对手入产生了常识性误解……不过这个应该也不能算狐之助的锅。

  把突然歪掉的话题又拉了回来,三郎说:“狐之助说以这个本丸现在的强度,可以开放的远征地点是幕末维新那段时期,有不想去的人跟药研讲,不说的默认听从安排。暂时没有接到出阵任务,大家在本丸耐心提升实力就好,过几天带实力最强的几个去演练场……以上。有异议吗?”

  刀子精们:“…………”谁敢有吗?

  “其实我也就想说这些了,让大家特意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啊,只是我觉得这件事还是亲口讲比较好,希望大家能团结一心,早日让我能去一趟本能寺……好了,我的话讲完了,解散!”

  审神者离开后,药研问了一声有谁不想去幕末时代,得到否定答案后也跟着离开了,会议室剩下的刀剑们没有一人动身。

  “…………大家为什么都不说话啊?”性格比较活跃的加州清光忍不住打破了一室沉默。

  今剑接话:“不知道,大家都不说话,我也不敢出声。”

  一期一振还处于有点恍惚的状态:“不好意思,我想确认一下,请问是我理解的那样吗?这个本丸的审神者是织田信长殿下,然后他刚才说目标是去本能寺?”

  歌仙兼定好心地说:“你想的没错,就是那位信长殿下。”

  “哈啊……抱歉失礼了,毕竟主殿和我想象中的信长殿有点不太一样……”一期一振扶额,“该说是意外的平易近人呢,还是他刚才好像若无其事地说出了惊人言论呢……我居然听到主殿说要去本能寺……”

  “……本能寺那个,你也没听错。至于平易近人……”

  今剑举手:“主人脾气的确很好哦,我还没见过他发脾气的样子呢!”

  “但是考虑到他是那个‘织田信长’感觉反而更让人害怕……”

  “暂时先不要讨论这个了。”狮子王纠结地说,“我们的任务是防止历史被篡改吧?主人看起来却好像是要改变历史?而且居然就这样光明正大地说了出来……说不定其实是我们理解错误?”

  小夜左文字冷冷地说:“主人如果想复仇的话,即使是篡改历史我也会帮——”

  “——小夜等等这种话不要随便说出口啊!被别人……呃,被狐之助听到可不得了啊!”歌仙连忙阻止小夜左文字。

  三日月宗近说:“狐之助的话,应该还在帮主上找幕末时代的资料。”

  歌仙兼定顿时就惊了:“信长殿下居然还找借口把狐之助给支走了吗?!也是,刚才会议的内容若是被听到的话麻烦会很大啊……”

  “大家请冷静点。”堀川国广看着现场气氛似乎有点混乱,不禁也加入了讨论,“不如等回头去问问药研先生,主人到底是怎么想的?作为近侍应该知道的比我们多吧,我们在这里乱猜也不是回事啊。”

  “………………”

  大家突然又沉默了,新来的、还不了解情况的堀川国广愣了一下:“我说错了什么吗?”

  一期一振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药研怎么了?”

  “药研藤四郎的话……一期先生应该明白的吧?他是绝对忠于主人的刀,现在主人是信长公,就更不可能背叛了。”烛台切苦笑,“他绝对不会为了我们做对信长公不利的事,为了信长公而误导我们也说不定……相比较而言,我们现在背地里商讨怎么阻止信长公的行为已经算得上是大逆不道了。”

  一期一振微微蹙眉,但什么都没说。

  若是仅仅作为刀的话,无论主人做什么都支持自然才是正理。但他们现在不仅仅是刀,而是以付丧神的姿态效忠,那么劝谏主公不要做傻事也是应当的。

  加州清光补充道:“而且这个本丸的药研,还有很多遗留问题还没解决……不是说他有问题,只是总感觉他和我们不一样,有点不知道该怎么相处。你是他哥哥吧?既然现在你来了,跟药研相关的问题就都交给你了。”

  一期一振听着感觉越来越微妙了。为什么这个本丸的药研好像问题很多的样子?

  察觉到气氛有些凝滞,烛台切换了个话题,把依然在一旁沉默着的压切长谷部拉进了话题圈:“说起来,刚才信长公宣布说目标是本能寺的时候,压切……长谷部好像有话要讲来着?”

  “……嗯。但是他紧接着突然开始讲手入的事,就错过了时机……其实也只是想问清楚他的目的而已。”长谷部皱着眉说。

  他听到织田信长说要去本能寺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震惊,等回过神组织好语言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偏偏错过了插话的机会,他都有点怀疑织田信长是不是故意想要扰乱别人的思绪才那样讲的。

  “去本能寺的目的,怎么想都觉得没有其他理由非要去啊……”歌仙兼定有点忧虑,“毕竟本能寺能跟信长殿下扯上关系的,也就只有那件事了吧?”

  听说过本能寺之变的堀川国广猜测:“要去杀掉明智光秀吗?”

  “………………”

  “……为什么大家又沉默了?!”

  莺丸替大家说了:“其实,信长大人看起来似乎对明智光秀没有任何怨恨……甚至可以说十分信任,昨天张口不离‘小光’。”

  “我们都在猜信长公是不是还不知道本能寺之变的罪魁祸首。”烛台切跟着补充,“所以去本能寺的目的,至少现在应该不是去杀明智光秀,等知道了真相就说不准了,大概只是想改变自己的死亡……等等、等等……等一下……我好像忽略了什么……”

  所有人都突然从这句话中发现了盲点。

  三日月宗近处变不惊地笑出声:“嗯,信长殿还活着呢。”

  “因为表现得太理所当然了,我竟然忽略了这件事……他到底是怎么当上审神者的?!”烛台切有点抓狂。

  “药研也许知道这件事吧?本能寺之变的时候他也在。”加州清光说。

  歌仙兼定还很犹豫:“但是药研看起来秘密特别多,问他也不一定能得到真相啊……”

  “反正肯定跟时之政府有关,问问狐之助?”狮子王提议。

  “好主意……目前为止最靠谱的想法。”

  三日月宗近看他们的讨论告一段落了,慢条斯理地说:“其实我有个猜测。”

  大家都好奇地看向三日月,等他的下文。

  “会不会是时之政府在信长殿即将烧死前把他带到这边当审神者?”

  烛台切深思:“嗯……仔细想想,这个猜测其实挺靠谱的。”

  歌仙兼定也点点头:“人尽其用,还没改变历史。”

  “我觉得,这个说不定就是真相啊!”今剑兴致勃勃地说。

  看到大家都慢慢接受了这个猜测,三日月宗近继续说道:“如果我所猜测的就是事实,那么知道这个操作漏洞的主上,想做的也许和我们方才想的就不一样了。他可能是想在保持历史大势不变的情况下稍微做点什么,又或者只是想回去看看自己的终焉,并没打算真做什么,不过……哈哈哈,我觉得后者的可能性不高。”

  莺丸认同地点头:“信长大人看起来明显是有迫切想要达成的目的,只是回去看看的话不至于这样。”

  “而且他似乎完全不在意我们知道他的目的……如果不是特别信任我们,就是他真的没打算改变历史,所以觉得无所谓。”烛台切接着分析,“啊,虽然还不知道真相,但总觉得可以松口气了……”

  今剑天真地问:“如果主人真的打算改变历史的话怎么办?”

  “…………………………”

  短时间内大家沉默的次数有点多。

  出乎烛台切意料的,这次打破沉默的是讨论中跟长谷部不相上下寡言的小夜左文字。

  他坚定地说:“我是主人的刀,主人想让我做什么,我就会做什么。”

  “……这样说的话,我也是。”歌仙兼定叹气,“其实知道审神者是信长殿下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一切准备了……哪怕信长殿下要推翻时之政府……”

  “这个就有点太夸张了吧……”加州清光干笑了起来,看到大家沉默的眼神,他的笑声也逐渐微弱。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ique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ique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